【Evanstan】All I ask of you 别无所求 11(音乐剧AU)

上回更新炸出一堆深夜党来,哈哈哈原来大家都睡这么晚的啊......

又超字数了,本来还说合并章节来着 ಥ_ಥ 十一章了,这对儿终于出了个明白人!

-----------------------------------

11. Stranger Than You Dreamt It

 

Sebastian很快的进组了,那次见面Russo兄弟对他十分满意,作曲家Henry甚至说见过他之后获得了更多的灵感,有几个小节的音符还可以再修改一下。

 

《Captain America》的排演场地是Chris名下的一家剧院,环境设施都要比杜斯比剧院优良许多。Sebastian的《歌剧魅影》演出即将接近尾声,他大部分的时间都不在剧院里,Faiman也从没来找过他的麻烦,这里面肯定有Chris的关系,但他不提Sebastian也不愿意多问。

 

剧组成员都非常友好,Sebastian还见到了他的队长,不得不承认导演们看人的眼光实在很准,那个同样拥有蓝眼睛,笑起来像大型宠物犬的男演员一穿上制服就可靠到不行,而且莫名的,对方给他的感觉居然很像Chris,一个阳光活泼版的Chris。

 

Sebastian曾无意间把自己的这个想法透露给了Rosso兄弟,Joe为此乐不可支,他告诉Sebastian:“当初Henry找到Chris,一方面是去找投资人,一方面也是去请男主演的,这事也就只有他做得出来了。但是伟大的Evans,音乐的伯乐,从来没有开口唱过哪怕一个音符!”

 

Sebastian居然真的开始活动心思,某日的睡前运动结束后,他强撑着睡意问Chris:“先生,你会唱歌吗?”

 

Chris看着他,没有为这个奇怪的问题生气,只是回手拍了拍Sebastian枕在他手臂上的头,说:“你的脑袋里每天都在想什么?”

 

“所以,会吗?”Sebastian没有被Chris干扰,他撑起一点身子,大眼睛直视着Chris追问。

 

Chris把Sebastian按回怀里,食指抚摸着他的下巴,问:“为什么忽然问这个?”

 

“我的队长,我觉得他很像你,”Sebastian如实作答,想了想又补充“可能要更……外向一些?”

 

“哦?”Chris弯了弯嘴唇“你喜欢那种类型的?”

 

“不,”Sebastian有些脸红,他避开了Chris的目光,小声回答“我不喜欢男人。”

 

Chris笑了一下,胸腔震动的Sebastian一阵酥麻,他伸手握着Sebastian的下颔,亲了亲他的小孩。

 

“我知道。”

 

 

很快就到了杜斯比剧院版《歌剧魅影》谢幕演出的日子,Sebastian在化妆间换好戏服的时候感觉还有些恍惚,马上就要和一个角色道别了,想起来还会有些怅然,他从试唱到准备到忽然得到这个角色的经历都丰富到足够做一出戏剧了,今晚是告别之夜,Chris会再次坐到5号包厢观看这场演出,Sebastian打起全部的精神,希望能够善始善终。

 

变故发生在开场前的十五分钟,Sebastian已经在准备候场,他接到了医院打来的电话,然后没有来得及和任何人打招呼,飞奔着离开了剧院。

 

Chris坐在5号包厢内,这里视野极佳也足够安静,他的手边放着一束玫瑰,Chris思虑再三才决定把它带进来,毕竟为演出献花是惯例,有理有据,非常正常。

 

八点整,第一道钟已经响过,然而舞台上完全没有要开演的迹象,Chris皱了皱眉,在大约五分钟的等待之后,剧院经理Faiman满头大汗的跑上台,维持着微笑对观众说:“诸位,十分抱歉,饰演Raoul一角的Stan先生因身体不适,无法进行今晚的演出,将由Ben·Larry代替……”

 

后面的话Chris没有听见,他已经离开了包厢。

 

 

Sebastian在医院的走廊里狂奔着,心肺仿佛都在燃烧,他在手术室门前被Lisa拦住,这负责照顾Anna的护士把他强行按在休息椅上。

 

“冷静点Sebastian!这里是医院!”

 

Sebastian像是不认识她一样,眼睛失神的穿过她,落在一个毫无意义的地方。

 

“她怎么样了?”

 

“不好,”Lisa只能如实作答,然后安慰Sebastian“Hans医生正在全力抢救,你先别慌。”

 

“不是说情况稳定吗?怎么会突然……”Sebastian红了眼眶,语无伦次的问。

 

Lisa见过无数的病人家属,但她还是不忍心看Sebastian伤心,她用力握着Sebastian的手,安抚他:“Anna还在坚持,你不可以先倒下,好吗?”

 

Sebastian听了她的话,深吸几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他哑着嗓子回答:“谢谢……”

 

“你一个人行吗?要叫其他亲属过来吗?或者朋友也好?”Lisa依然有些不放心。

 

“不用了,”Sebastian勉强挤出一个令人心酸的笑容“我没事,Anna也会没事。”

 

Lisa只好点头,她还要去给其他病房的病人换药,走到手术室走廊的转角的时候她回头看了一眼Sebastian,他独自一人坐在手术室前的长椅上,低下头,半弯着腰抱着双臂,看上去像是被遗弃了一样。

 

Sebastian的大脑里充斥着乱七八糟的信息,他最近一次见到Anna时她的笑容,杜斯比剧院满场的观众,5号包厢外金色的柱沿……他没跟任何人说就跑了出来,Faiman估计会发疯,Luna还说晚上要为他办一场庆功宴,Chris呢?Chris会对他失望吗?还是正好,反正他也不希望自己在Chris的眼里太优秀了,Sebastian的自厌情绪在此刻达到了顶点,他既不是个称职的演员,也不是个称职的儿子,生活从不肯让他如愿。

 

Sebastian甚至不敢想太多关于Anna的事情,他的大脑自动屏蔽了“失去”这类的词汇,十二岁之后他就未与生父有过任何联系,即便对方现在出现在他眼前,可能都只是一个拥有血缘的陌生人,只有Anna是他在世唯一的亲人。他这短暂的一生有过半的时间都在想办法挣钱和过生活,他与人为善,和大部分见过的人都保持着一种友好的关系,但是细想下来,他竟然没有什么能称之为“朋友”的人能在这个时候站在他的身边,Lisa的问题他没法回答,行或不行,他都只有一个人。

 

Sebastian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他的感知里是两个小时,有可能只有二十分钟。手术室的灯没有灭,Hans却从里面走出来了。

 

Sebastian刷的站起来,祈祷从医生口中吐出的消息不至于令他万箭穿心,Hans说话的声音在他耳边嗡嗡作响,仿佛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

 

“……等不了,你必须现在做出决定。”Hans把一张表格递到Sebastian面前“仓促之下实施手术,成功几率甚至不足30%,但如果不做手术,她将不会再醒来。”

 

Sebastian握笔的手在发抖,他仿佛在签署一张对于自己母亲的死亡判决书,他机械的动作,有一刻他甚至怀疑签下的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名字。

 

“求你救救她……”Sebastian还是说出口了这句毫无意义的话,医生自然会尽全力救助病人,但有些事情并不是人力所能挽回的,但如果不说,Sebastian内心的恐惧就要杀死他了。

 

“我尽力。”Hans没有时间安慰Sebastian,他迅速回到了手术室内,那扇大门再次在Sebastian面前紧闭起来。

 

Sebastian直直的站在原地,保持着刚才的动作,如果有人路过,轻轻碰一碰他,或许他就要碎了,Chris到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的Sebastian。

 

Sebastian感觉有一双手臂环住了他,他被笼罩进一个怀抱,Sebastian缓缓的仰头看去,Chris的蓝眼睛满是痛惜。

 

“Sebby,没事了……”

 

有这么一种说法,小孩子如果摔跤了,自己爬起来,没人管没人问,是很少会哭的,但如果有人关心他安慰他,他就会嚎啕大哭,得到的温柔越多反而哭的越厉害——Sebastian现在就是这种状态。他转过身,紧紧的抱住Chris,失声痛哭。

 

Chris抱住他,一遍一遍的亲吻他的头发。

 

“没事的,没事的……”

 

Sebastian哭泣了多久,Chris便拥抱他了多久,一直到Sebastian哭累了,泪腺疲惫的再也流不出眼泪,Chris才扶着他轻轻的坐下,Sebastian抓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Chris便维持着侧抱的姿势,让Sebastian依旧靠在他的怀中。两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静静的依偎着,等待着,影子在灯光的照耀下仿佛融为了一体。

 

他们在手术室外这样坐了一夜,清晨到来的时候,有其他的病患和家属经过这里,总有那么一些探究的目光落在两人的身上,但大多数人都行色匆匆的离去了。只有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妇人,她的脖子上戴着一枚十字架吊坠,在经过两人的时候发出了一声嫌恶的咒骂。

 

“Shameless!”

 

Sebastian的肩膀颤抖了一下,被Chris按住了,Chris在那老妇人还没远去之际,亲吻了Sebastian的眉心。

 

“Proud.”

 

手术室的灯在此时终于熄灭,Sebastian和Chris一同站起来,Anna被推出手术室,身上插满了管子,面色苍白平静,Hans医生跟在后面,疲惫的取下了口罩。

 

“医生,怎么样了?”Sebastian小心翼翼的问。

 

“暂时安全,不过还要观察一段时间,”Hans疲惫的脸上终于露出一点笑意“手术成功了。”

 

 

Sebastian开始二十四小时守候在医院,Anna短暂的苏醒过,但很快又睡去了,经历了这次Sebastian不会为任何事再离开Anna身边。Chris给了Sebastian全力的支持,具体怎么操作的Sebastian并不清楚,但是他分别接到了Faiman和Rosso的电话,都是告知他不用担心工作上的事情。

 

这是在家属休息室,Sebastian看着靠在椅子上沉沉睡去的Chris,他终于看见了这男人疲惫的模样,Sebastian之前还以为Chris是永动机,电量是无穷的。不过Chris也真的是太累了,Sebastian在医院守了Anna多久,Chris便陪了他多久,但他从来不出现在Anna的病房里,这也是为了不给Sebastian压力。

 

Sebastian想到这里,看着沉睡的Chris繁密的睫毛,眼底的乌青和几日未曾打理有些凌乱的胡茬,感觉这男人前所未有的英俊,英俊到Sebastian想要亲吻他。

 

这个念头吓了Sebastian一跳,他考虑了一下,确定Chris已经睡熟,飞快的凑过去,亲了一下他的侧脸。

 

“真扎人……”Sebastian红着脸小声的抱怨。

 

“这里不扎。”Chris忽然出声,睁开眼睛,眼底满是笑意,他抓住Sebastian的手,防止对方逃跑,然后指了指自己的嘴唇“不再给我一次机会?”

 

“你去洗漱吧。”Sebastian差点咬到舌头,转念一想,他都在Chris面前哭的那么没形象过,没什么事能比那个更丢脸了。

 

“真的这么扎?”Chris摸了摸自己的下颚,真的走进盥洗室洗漱去了。

 

Sebastian靠在门边看他,有些忧虑的问:“那天的演出……怎么样了?”

 

Chris一边打着剃须泡沫一边回答他:“Faiman找到了替演,放心,一切顺利。”

 

Sebastian松了口气,还是不免有些可惜。

 

“说到这个,”Chris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事,在自己的外套口袋里一阵摸索,终于找到了一小朵已经被压扁了玫瑰花苞,Chris皱了皱眉,无奈的看着这可怜兮兮的小花“本来是要送你的,祝贺演出成功。”

 

“可我并没完成……”

 

“那只是一场演出,刚好被安排在最后一天而已,跟之前的每一次演出并没有什么不同,”Chris捏了捏那朵玫瑰,尽力让它恢复些形状,然后递到Sebastian面前“我早就应该送你了。”

 

Sebastian心中的情感化成温柔的水,他一把抓住那朵玫瑰,不顾那些剃须泡沫,凑过去亲吻Chris的嘴唇。

 

能成为Evans的男孩,也很好。


评论 ( 4 )
热度 ( 135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