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05 (架空中世纪AU)

年轻人啊,不要老想着开车,史蒂夫和吧唧好严肃的在搞事情呢 눈︿눈

------------------------

05.

哈特城中的一家无名酒馆,光线昏暗桌椅老旧,人声嘈杂鼎沸。


这儿聚集的都是王城最下层的平民,三教九流鱼龙混杂,香烟和麦酒的味道充斥着拥挤的房间有些乌烟瘴气。这样的地方往往是整个王城消息最灵通之所,传闻、谣言、真相和故事在这些人们口中以奔流之姿迅速的流传开来,娜塔莎披着一件驼色的羊绒围巾,掩饰住她过分显眼的红发,只身一人来到了这里。


穿过豪赌和酗酒的人群,娜塔莎直径走到了酒店的柜台前。酒馆老板杜根是个身材圆胖的小胡子,总是带着一顶破旧的圆礼帽,他转过身,轻快的向娜塔莎问候:“可人儿,你要来点什么?”


娜塔莎露出一些妩媚的微笑,用宛若调情的声线回答:“我要最烈的酒,最好是用孤峰上的积雪酿造。”


“噢,”杜根擦洗盘子的手忽然停顿了一下,微笑,“这种酒可不好找,你得等我去酒窖看看。”


娜塔莎点头,杜根便从柜台出来,往酒窖去了。


在等待杜根的时间里,娜塔莎靠在柜台边,貌似无意的打量着四周,酒馆客人们的谈话声传入她的耳中。


“大家都听说了吗?新皇帝整整三日没有露面了。”一名青年说,看他的装束应当是个车夫。


“这有什么稀奇的,”喝的醉醺醺的列兵接茬,一把搂住了身旁廉价的妓女,发出些下流的笑声,“咱们的皇帝陛下啊,躺在皇后的床上下不来呢!”


他的言语引起了周遭人群一致的哄笑。


“真想不到咱们的皇帝陛下居然好这一口,男人有什么好的?”一个瘦高个说。


“男人和男人可不一样,你这样的当然没什么好,”他身旁的牌友埋汰他,“游行的时候我见过皇后,那可是顶尖的美人!”


“胡说,皇后戴着面具,你能看到个屁!”有真正观看过游行的客人出声反驳。


“不过你们说啊,都说德洛尼亚王室男男女女都能生育,真睡起来得是个什么滋味?”


谈话内容渐渐变得污秽,娜塔莎不打算再听下去,杜根刚好在此时回来了。


“小姐,好酒得自己喝过才知道真假,你随我一起看看?”杜根邀请到。


“好。”娜塔莎冲他点头。


两人一同从酒馆离开,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杜根引着娜塔莎绕到酒馆的后院,并没有进到什么酒窖里,而是直径上了二楼,来到了一扇虚掩的木门前,杜根摆出一个邀请的手势便回去楼梯旁守着,娜塔莎推开了门。


狭窄的房间里只有一张单人床和一套简陋的桌椅,坐在桌旁的男人转过头来看向娜塔莎,露出十分温柔的笑容。


“好久不见,塔莎。”


天不怕地不怕的红发女官此刻也有些动容,她冲过去,一拳揍在男人脸上。


“你这混蛋,克林特!”


 

“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让罗杰斯娶个男人回来做皇后?”施密特阴沉着脸色,在海德拉堡公爵府邸的会客厅,他把手中的酒杯捏的喀吱作响“我可没看出他有半分受辱,反而是乐在其中。”


“是不是耻辱不是他说了算,天下之口史官之笔,哪一个他都左右不了,”皮尔斯依旧是温吞的模样,他停顿片刻,话锋一转“不过,皇帝陛下如此满意这门亲事确实在我意料之外,或许这是个意外之喜也说不定呢?”


施密特没有被安抚,他冷笑:“喜?罗杰斯整日躲在皇帝寝宫,而那些该死的诏书非要加盖皇帝的印章才能生效,你不觉得他这是在拖延时间,想借机救下那群乱党?”


“你说得不错,的确有这种可能,”皮尔斯拂了拂衣袍,起身告辞,“既然皇帝陛下不肯出宫,我前往觐见便好。”


皮尔斯走后,会客厅的帷幔之后走出一个矮小的身影来,施密特的家臣佐拉向他的公爵行礼,对刚才的谈话做出了评价。


“皮尔斯大人顾虑太多。”


施密特嗤笑:“他既要大权在握,又不愿留下骂名,所以总是守着所谓‘保持罗杰斯皇室’的底线,可笑至极。”


佐拉讨好的一笑:“王朝更迭是自然法则,皇位,当然是留给正确的人。”


“好在他还有些用处,先随他去吧,”施密特心情愉悦起来“交代你的事情办得如何?”


“已经联系上了昂撒酋长,”佐拉诡秘一笑“随时听候大人差遣。”


 

皮尔斯走近皇帝寝宫,身后还跟着十位奥西莱恩最有资历的朝臣,这一行人加起来快有一千岁了,山姆在寝宫门前与他们对峙,满头大汗。


“陛下有令,不见任何人。”山姆保持着目视前方的坚毅表情,不看任何一位大臣。


皮尔斯笑眯眯的盯着他,问:“骑士,还记得你受勋之时的誓言吗?”


“当然!”山姆骄傲的回答,“我,塞缪尔·托马斯·“山姆”·威尔逊,发誓善待弱者,对抗强暴,抗击一切错误……”


皮尔斯被他马上就要背诵一遍骑士宣言的劲头逗笑:“我说的是最后两句。”


“忠诚于奥西莱恩,忠诚于罗杰斯皇室,违誓必谴。”山姆响亮的回答。


“很好骑士,”皮尔斯微笑着,忽然便冷下了脸“你现在正在背叛奥西莱恩!”


山姆被他的气势所摄,焦急的想要争辩:“我……”


皮尔斯抬手打断了他的话,直径向寝宫大门走去,姿态闲适。


“我与诸位大人有紧要国事要与陛下商讨,如被视为闯宫,你想动手便动手吧,我想在场的没有任何一位大人会害怕为奥西莱恩流血牺牲。”


一帮老臣们随声附和,一行人推开大门往寝宫内走去,山姆焦急的冷汗涔涔,却又不能真与这帮老大人动手,只好一边劝阻一边跟随着群臣进入了皇帝寝宫。


皇帝的寝宫内弥漫着一阵淡淡的馥郁的蔷薇花的香气,沿途所有的桌椅摆设都被碰撞的东倒西歪,御床边散落着一堆凌乱的衣物,那是皇帝皇后的礼服。御床的帷幔被放下,隐约可见两个交叠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床柱旁露出一截赤裸的光洁的脚踝,须臾又收入帐中,有男人的低吟伴随着绵绵的情话从帷幔之中泄漏出来。


“詹姆斯……巴基,我的珍宝,我的蔷薇,你真是太美了……”


十位大臣听的老脸一红,皮尔斯看着那摇晃的御帐,轻咳一声,唤到:“陛下。”


帐中的声音停顿了片刻,史蒂夫低斥:“出去!”


山姆借着这个机会说:“诸位大人快请回吧!”


皮尔斯不为所动,他慢条斯理的说:“臣有要事与陛下商议,‘十元老’大人们也都在等候面见陛下。”


十位老臣向着御床鞠躬,齐声道:“陛下。”


帷帐中沉默了一阵,接着是一些衣被翻动之声,帷帐终于被打开了一角,露出帐中景象。


御床之上锦被凌乱,铺撒着红白双色的蔷薇花瓣,奥西莱恩皇帝史蒂文一世陛下赤裸着上身,胸前拥着他的皇后,不悦的看着账外的众人,脸上是每一个男人被破坏兴致后的不满,而他的皇后詹姆斯则背对着众人,被皇帝用被衾包裹着身体,从那裸露的肩头来看,也是未着寸缕,整个场景香艳而糜乱。


十位老臣连同山姆的眼睛简直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我亦有要事,”史蒂夫勾唇一笑,手臂一收抱紧了怀中的詹姆斯,“诸位大臣请回吧,有事明日再议。”


“陛下,事关紧要……”皮尔斯还想争辩。


此时,一直匐于皇帝身前的皇后陛下忽然回过了头,灰绿色的眼眸冷酷至极。


“滚。”


皮尔斯被他如此直白的驱赶呛住,史蒂夫似乎也有一瞬间的惊讶,但随即,他的手指穿过詹姆斯的棕发,微微往下用力,埋首亲吻他的咽喉,眼神散漫而满含敌意的看向皮尔斯。


“宰相大人听到了?”


皮尔斯一垂眸,抬起头的时候恢复了笑意。


“是,陛下。”


皮尔斯众人又如来时般浩浩荡荡退了出去,还能听到皇帝陛下安抚皇后的话语自身后传来,语气仿佛一个情窦初开便深陷爱河的毛头小子。


“别生气,他们什么也没看见……宝贝……巴基……”


老臣们叹息着摇头,深深为帝国的未来而担忧。


评论 ( 23 )
热度 ( 271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