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17 (架空中世纪AU)

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2017第一更,今年也将继续爱他们。

--------------------------

17.

“这件事我真的非常抱歉。”史蒂夫将臂甲套上手肘,尝试活动了一下,皇帝盔甲要比他在北境时穿着的战甲精美华丽许多,却又更加轻便。


史蒂夫这句活是对坐在靠椅上,目光投向窗外的詹姆斯说的。皇帝的穿衣原本有专人服侍,然而史蒂夫早已习惯了凡事不假于人之手,迎娶詹姆斯之后他更是尽量减少了与年轻宫女们的接触,只留下一些年长的嬷嬷和娜塔莎帮忙照顾他的起居,因此在皇帝准备出征的清晨,寝宫中只有娜塔莎一个女官在帮他穿戴盔甲,饶是如此,在这个仅有三人的卧房之中,詹姆斯都情愿看着窗外的不知何物,而不愿意看看他即将远征的丈夫。


詹姆斯没有答话,史蒂夫自知理亏,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娜塔莎为他将披风扣在肩上,看着自己的陛下不成器的样子,抬手就往他背上一推,女官用的力道很巧,史蒂夫真就被她推前了一步。


“怎么?”史蒂夫回头以眼神询问。


“去!”娜塔莎以下巴回答。


史蒂夫在女官的怂恿下往自己的皇后身边走去,放缓了语气叫他,“巴基。”


在没有被詹姆斯拒绝之后,史蒂夫就当做是得到了首肯,他已经学会和他冷冰冰的皇后相处的时候,要尽量的乐观和坚持。


詹姆斯依旧对皇帝的声音置若罔闻,史蒂夫短暂的皱眉,忽然便走到詹姆斯面前,俯下身,双手撑在靠椅两侧的扶手上靠近了他,这个突如其来的接近令詹姆斯警惕的回头,毫无防备的与皇帝四目相对。


“巴基,”史蒂夫抓紧在詹姆斯发难之前开口,神情和语气的分外恳切,“我非常非常抱歉,我不是想隐瞒你。”


詹姆斯直视着皇帝的眼睛,这件事不是一双温柔的蓝眼睛就能解决的,他冷淡的开口,“所以你是忽然兴起送我一匹马,忽然兴起告诉我离开皇宫的方法,忽然兴起想上战场?”


这大概是他们结婚以来詹姆斯对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史蒂夫心中默默的还有那么点感动,他如实回答:“不是。”


“那这就不是突发事件了,你计划好了一切,只是不愿意告诉我,”詹姆斯再一次移开了目光,“这实在没有什么值得抱歉的。”


“巴基,”史蒂夫继续用这个过分可爱和亲昵的方式叫詹姆斯,他急于辩解,“我不是不愿意告诉你,只是很多事连我都不知道将会走向何方,我所能做的就只有这么多,我希望你平安。”


詹姆斯没有说话,只是表情没有之前那么冷硬了。


“我会留下娜塔莎和山姆,你可以信任他们,皇宫绝对不比北境更加安全,”史蒂夫注意到了他的松动,明白自己说的话他在听,他们之间保持着这样一个暧昧的距离,史蒂夫说出的话却一本正经,“十元老们虽然因为年事已高行事固执,对于皇室却大都保持忠诚,尼奥侯爵不是很喜欢你,弗瑞伯爵可用,西德维尔是个小人,最重要的,小心皮尔斯。”


“你在说什么?”詹姆斯终于在皇帝不间断灌输信息的时候回过头来,目光困惑。


“巴基,我将要远征,有一件事我想你大概是没有意识,”史蒂夫的蓝眼睛染上了笑意,神情却分外郑重“你是奥西莱恩的皇后,这是我的国家,也是你的。”


詹姆斯看着皇帝近在咫尺的脸,心中升腾起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有一只无形的手敲在他的心脏,并不疼痛,只是令那颗沉寂的脏器鲜活的跳动起来,他并不喜欢这种感觉,这感觉令人软弱。好在史蒂夫很快的起身,还带着那么些令詹姆斯软弱的笑容,准备离开。


“我没有在期待一次送别,”走到门前的皇帝忽然停顿了脚步,回过头来,詹姆斯控制自己别去看他,“能看到你生气,我很高兴。”


史蒂夫走出门去,留下詹姆斯自己琢磨着这句乍听之下非常令人气愤的话,目睹了这两人之间全部对话的娜塔莎将皇帝换下的衣袍拢在怀里,轻飘飘的对皇后开口,“你会后悔的。”


 

杜根一早就将酒馆关了门,后院此时格外的热闹,加布和吉姆都在,克林特和斯科特从房间走出来的时候楼下的三人都表示了惊讶。


“娜塔莎的手艺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啊。”加布鼓了鼓掌,杜根和吉姆配合的吹起了口哨。


克林特和斯科特看了看彼此的模样,也笑了出来,他们此刻顶着两张完全陌生的面孔,照镜子的时候都要认不出自己。


“是我的错觉吗,你这张脸好像比我的好看,”斯科特控诉,“娜塔莎的偏心也是一如既往的。”


“不是错觉,原本的那张脸也是一样。”克林特严肃的回答,引来了斯科特的一顿拳脚。


两人闹了一阵,杜根先反应过来,“马克西莫夫小姐呢?”


“她说想在房间里待着,”克林特回答,“我们别去打扰她了。”


“是因为马克西莫夫上尉的事?”加布提起这件事,众人的表情都凝重起来。


“皮特罗走了没多久,她还没从悲伤中恢复过来,开解之事我们实在不擅长,还是要让塔莎多来陪陪她。”克林特无奈的说。


“施密特,”一直沉默的吉姆在此时开口,他面对众人的目光万分坚定,“最能开解马克西莫夫小姐的东西,就是施密特的项上人头。”


“你是对的,”克林特和斯科特对视一眼,同时看向吉姆,“我们会把施密特的人头带回来摆在皮特罗的墓前,告慰四千北境军战士的英魂。”


 

群臣聚集在城门之下,道路两旁挤着数量众多的平民,整座哈特城都在为它的君王送行。


“陛下,愿您凯旋,”皮尔斯站在百官之首,向即将出征的皇帝敬酒,“先皇和亚历珊德拉皇后必将常在您左右。”


宰相在此刻提起他那位尊贵的胞妹,令这祝福实在丧失了大部分的诚意,然而史蒂夫只是随意的牵了牵嘴角,接过宰相的敬酒举头饮下,将空了的酒杯放在侍从手捧的托盘上。


“我第一次前往北境也是由你送行,”史蒂夫微笑,“你或许是我的福星,皮尔斯舅舅。”


宰相还在微笑,内心却不如表面轻松,上次他送行年轻的皇子,只不过是为了让皇后的放逐不必落人口舌,谁能想到当年那迎风就倒的豆苗居然替代了他优秀的外甥,成为奥西莱恩的主人。


“我会照顾好王城的事务,”皮尔斯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继续说,“照顾好皇后陛下。”


皇帝并没有照宰相预期般动怒,虽然那双蓝眸中的确凝聚了暗涌的风暴,然而不知道是什么令这风暴最终平息了,皇帝淡笑,“皇后也会如此,宰相大人。”


史蒂夫转身上了马,尼米亚此刻也全身都覆上了盔甲,史蒂夫拨转马头,在马背上俯视着他的臣民,“就到此处吧,诸位请回,胜利属于奥西莱恩!”


“天佑吾皇,天佑奥西莱恩!”大臣和平民在此刻一同高呼,皮尔斯看着马上的君王,终于不见了笑容。


等在一旁的施密特也跨上马去,他自信满满,对于这一时半刻的拖延并不心急,皇帝也拨转马头准备离去。就在此时,送行队伍的末尾传来了一阵骚动,群臣都转头向骚动所在的方向看过去,道路两旁的平民,无论男女都睁大了眼睛,发出了一声轻轻的惊呼,这样的情景连同即将到来的人一般令人熟悉。


詹姆斯从人群中走出,大臣们欠身行礼,为他让出道路,他穿着一件常服,显然对于这次出现并无准备,然而在他棕色的头发上,却戴着那顶属于奥西莱恩皇后的皇冠,马上的君王看着他的皇后,仿佛回到了他们那场隆重华丽的婚礼时刻,他在爱神的注视下第一次见到詹姆斯的容颜,年轻的皇帝顷刻坠入爱河,他自愿宣誓将与此人共度一生。


史蒂夫从马上下来,注视着詹姆斯走到他面前。


詹姆斯的表情看上去并不好,他的嘴角保持着向下的弧度,眼神也落在不知道什么地方,反正就是远离皇帝所在的区域,“你别误会,我只是想说,在我打碎他们之前,带着你的牙从北境回来。”


詹姆斯看上去还想补充两句让皇帝收起脸上那种愚蠢的笑容,然而下一秒他便什么都说不出了,人群中发出了第二次惊呼,史蒂夫就这样捏着詹姆斯的下巴吻了上来,他的嘴唇温柔得令人不忍拒绝。


“好,”史蒂夫贴着詹姆斯的唇承诺,蓝眼睛里激荡着醉人的光,“连同上次的份,等我回来,任凭处置。”


皇帝从腰间的布袋中取出一物,系上皇后的脖颈,詹姆斯低头看去,那是一块色泽莹润的红色宝石,被纯银底座所缠绕,像是被封存的血液和美酒,比詹姆斯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块宝石都要美丽。


“留着它,我会亲自向你赎回。”史蒂夫最后一次亲吻詹姆斯的额头,然后迅速的翻身上马,他注视着詹姆斯,对着全部的臣民和士兵高呼,“为了爱人,我们终将凯旋!”


 

杜根送走了克林特和斯科特,时间不早了,他将准备好的早餐端到旺达的房前。


“马克西莫夫小姐?”杜根连敲了几次门都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酒店老板感觉到了异常,“失礼了小姐。”


杜根推开门,房间里空空荡荡,旺达·马克西莫夫不在里面。


评论 ( 21 )
热度 ( 268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