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20 (架空中世纪AU)

立个誓,接下来的剧情要起飞!

--------------------

20.

史蒂夫坐在帐外的一块岩石上,用小刀把手中的兔肉干割成小块,丢给盘旋在半空的拉斐尔,皇帝的脸上还沾着灰烬和血污,金发略显凌乱的搭在额前,透露出连日征战的疲惫来。班纳在营地和哈特来的军需官核对物资数量,这批从艾斯城绕路运送过来的军需能够暂时缓解燃眉之急,最早跟随王军一同北上的那批物资被施密特以监护为名扣在了海德拉堡,持久战的内耗严重,入冬之后北方的天气迅速转冷,如果再没有补给,他们会在败给盎撒人之前先败给恶劣的冬天。


“陛下,数量清点完毕,已经下令把棉衣分发到士兵的手中。”班纳拿着物资清单向史蒂夫汇报。


皇帝微笑了一下,“辛苦了,他们是怎么摆脱施密特的‘监护’的?”


“军需官说他们绕远避开海德拉堡,走小路进入叶城,施密特大人未曾过问,”班纳了然,“这是出自皇后陛下的授意。”


男爵看见皇帝的脸庞顷刻柔和了起来,他伸手握住了胸前垂挂的一物,那是枚普通的竹筒,看上去和信鸽常用的那种没什么区别,然而这枚竹筒却被皇帝珍而重之的佩戴在了身上,紧挨着受洗时戴上的十字架。


巴基——这由五个字母组成的两个音节,哪怕只是想起都令人心头柔软,史蒂夫这么想着,忽然开口,“布鲁斯。”


“是。”班纳谨慎的应答,以为皇帝又有什么战术需要交代。


“叶城有什么特产吗?”皇帝摩挲着竹筒的表面,一脸认真的询问。


“这……”班纳一下没跟上皇帝的思路,愣了半晌才准备回答,然而就在他开口的瞬间,有人先一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陛下。”施密特带着他的亲兵萨姆大摇大摆的出现在王军营地,身后还跟着一眼无法望到边际数量的海德拉堡驻军。


“公爵这是什么意思?”史蒂夫的眼神冷淡下来,他没有为施密特的阵仗流露出半分慌张,明目张胆起兵谋反的事哪怕是傲慢如同公爵也不会在此刻做出。


“海德拉堡与叶城毗邻,如今外敌来犯,驻军不敢坐视不管,臣属只好将他们带来为陛下分忧。”施密特显得十分为难的样子,三言两语便将他私自调兵的事说成了对皇帝效忠。


“公爵……”


史蒂夫本要说话,然而施密特是铁了心不给皇帝任何开口的机会,继续说:“众将一片赤诚,陛下慎重,勿令兵士们寒心啊。”


史蒂夫停顿了片刻,施密特话里的意思他也明白,海德拉堡和叶城毗邻,出兵相助本来就是分内之责,如今战况严峻,叶城的驻军也被调用起来,城中防备空虚,与其令施密特带着海德拉堡驻军留守城内为所欲为,不如同意他们参战的请求,尽管这也不是什么上策。比起盎撒人,这个野心勃勃的公爵反而更加危险。


“班纳,你的善堂骑士和海德拉堡驻军合并,”史蒂夫选择了相对最保险的办法,把施密特放在班纳的身边看管,“公爵需与班纳精诚合作。”


“当然,陛下。”施密特领命,对这样的安排丝毫没有异议。


“陛下!”这边一番较量过后,山坡上叶城驻军的哨所忽然燃起了烽火,传信兵奔跑而来,大吼,“突袭!”


“准备迎敌,”史蒂夫把小刀入鞘,从岩石上站起,施密特那边已经去和海德拉堡驻军交代,皇帝悄声对班纳耳语,“注意施密特。”


班纳点头,“陛下放心。”


盎撒人这次进攻的位于谷地两侧山坡的哨所正是第二战中令他们伤亡惨重的那招火攻计策的实施地,山坡林地茂盛,车马难行,史蒂夫只能带领步兵前去增援,班纳和施密特都留在营地接应。


史蒂夫刚从林中出现就意识到了不对,那个看见他的盎撒士兵忽然高呼一声:“皇帝来了!”接着所有的盎撒士兵都放弃了面前的敌人,自杀一般一齐往史蒂夫的身边拼杀而来。


“杀皇帝!杀皇帝!”这些来自雪山那头的蛮族有着凶悍的力量,此时这种自毁般不顾一切的针对性打法一时间震慑了王军。


“保护陛下!”劳伦斯上校声嘶力竭的呐喊,他们带来的人数并不多,此刻全数聚集在了皇帝身侧。


“后方不留人,平列进攻。”史蒂夫如此下令,一味地躲闪和回护只能被动挨打,他把后方军队全部填补到正前方来,主动出击或许还有转机。


混乱的王军在皇帝和上校的命令下稳定下来,开始直接和盎撒军正面交战,一时间看不出输赢。


“点火!”


史蒂夫在拼杀中忽然听见一个盎撒将领用外邦语言喊了一句话,他并未学习过盎撒人的语言,但上一次他听见这个音节,盎撒人炸死了王军的左前锋。


“退!”皇帝急急下令,然而轰隆的巨响吞没了人言,巨大的火光从林中闪现天际,连等待在山下谷地的班纳都看得清楚。


“不好。”班纳立刻便要调动善堂骑士赶去支援,然而班纳看见了,施密特自然也看见了,公爵拦住男爵的去路。


“你这是要去哪啊?”施密特看着班纳,眼神像是一条冬眠方醒的蛇。


“陛下有难,我等自当带兵救援,公爵大人这是什么意思?”班纳心急如焚,却只能耐着性子和他周旋。


“陛下有难?班纳大人可不要胡言乱语啊,你何曾看见陛下有难?”施密特冰冷的微笑起来。


“山上火光冲天,公爵是瞎了吗!”班纳终于忍不住呵斥起来,急着绕过施密特。


“站住。”施密特不带任何感情的开口,海德拉堡的驻军们已经将善堂骑士团包围起来。


“你想造反吗?”班纳怒极反笑,他的手已经压上腰际的佩剑。


“造反?皇帝在位方为反,如今你只需看看,皇帝回得来吗?”施密特高声下令,“今日,谁都不许上山!”


班纳长剑出鞘。


 

史蒂夫被迫退到山崖平地,哨所空间有限,盎撒人那一捆火药不仅炸死了部分王军,他们自己军中也有伤亡,当时史蒂夫位于火药投射点,本不应该全身而退,然而跟在皇帝身侧的劳伦斯上校以血肉之躯保护了皇帝的周全。皇帝甚至来不及为这忠诚的军人收敛尸骨,必须先带着剩下的王军寻找退路和反击。


“全军突击!”皇帝扬起长剑,这里活着的每一个人都裹挟着硝烟和血腥的味道,他们的恐惧反而将令他们无比强大,“为了劳伦斯上校!”


“为了上校!”王军士兵呐喊起来,许多人的眼中都满含热泪,为了胜利,也为了活着。


早在之前的战斗中史蒂夫就发现盎撒人对于火药的使用极其谨慎,这意味着这种杀伤力巨大的武器他们所持有的数量也非常有限,不能每场战斗无休止的用下去,这一次是为了夺取奥西莱恩皇帝性命,然而一次火药已是极限,不会再有下一次。没了火药的威胁,接下来,就完全是人与人之间的战斗,史蒂夫无所畏惧。


山顶殊死搏斗,山脚下,海德拉堡驻军和善堂骑士团内斗凶狠。


施密特挡开班纳的剑势,全没想到这看似文弱的男爵有如此的力量,他所使用的是一把重剑,每次砍杀的力道都震的施密特虎口酸麻,全观海德拉堡驻军和善堂骑士团的斗争,一时也难解难分。


“克鲁格呢?”施密特打的烦躁,厉声向身侧的萨姆询问。


萨姆砍过一个善堂骑士的喉咙,回答:“应该到了。”


他们这边战况激烈,又有几骑人马从叶城方向而来,正是那些被收取兵权的骑士团将领,善堂骑士团团长海因茨·克鲁格便在其中。


“住手!”克鲁格疾言厉色的呵斥,海德拉堡驻军不认识他没有理会,善堂骑士却认出了自己的团长,有些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虽然他们这些日子一直听从班纳调遣,但克鲁格并没有被皇帝革职,还是他们的团长。


“住手。”施密特看见克鲁格的到了,也下令海德拉堡驻军停手。


因为这些将领的到来,这场战斗便强行被终止了。


公爵看着不甘心的班纳,微笑,“胜负已分。”


 

史蒂夫胜利了——尽管他的身边只剩下不足十分之一的王军,但这座山上已不剩下任何的盎撒人。


皇帝也受了伤,然而他还是亲自投身于帮扶重伤士兵的行动中,他们实在太缺人手,在北境的那些年,皇子与他的士兵亲如手足,现在换了身份和地点也无法坐视不理。皇帝没有着急下山,他们迟迟没有得到支援,山下估计并不比山上安全。


“救……救我……”皇帝出神思考事情,却听见一个士兵微弱的呼救声从山崖方向传来。


皇帝没有多想便前去查看,这士兵的伤势很重,腹部裂开一个大口子,肠子有一半耷拉在外面,皇帝压住他的伤口,伸手把他的胳臂挽在肩上,试图把这人搀扶起来,“再坚持一会儿。”


“陛……陛下?”这士兵的眼神黯淡,却还撑着一口气说话。


“是我,你不要再说话了。”史蒂夫全心担心他的伤势,便没有发现在得到肯定答复之后,这个士兵忽然变得狂热而雪亮的眼神,待他发现,士兵手中的短刀已经刺入了皇帝的腹部。


史蒂夫想要推开他,然而这将死之人却力气惊人的扣住了皇帝,抱着必死决心往山崖下倒去。


“海德拉万岁……”这士兵在坠落山崖的瞬间如是说。


绿叶山谷中,忽然刮起了一阵强烈的风。


 

詹姆斯忽然惊醒过来,才发觉自己再一次在书桌前睡着了,手中还握着未干的羽毛笔。或许是因为政务繁重或许是因为之前睡得太多养成了习惯,越无法休息他便越渴睡,精神状态一天不如一天。娜塔莎不放心,请厄斯金来看过,除了发现他的体温稍微偏高,并没有其他的异常。


那只恼人的大鹰在带走他的回信之后便音讯全无,关于前线和皇帝的一切消息他全部只能从信使的叙述中得知,这让詹姆斯很不习惯,好像有人收回了他的什么特权一样。


詹姆斯从食盘中捡出一小块酥糖放进嘴里嚼起来,这个银质食盘的“盘托”,近卫长官山姆·威尔逊黑着一张看不出黑的脸,忍了半晌依旧没忍住,像个宫廷训礼嬷嬷那样出言提醒,“陛下,第三盘了!”


詹姆斯嚼着酥糖,嘴唇上还沾着一些糖粉,他用舌尖舔去它们,如果皇帝在这,他应当得到一个吻,然而这一切看在山姆眼中便成了坦然的挑衅,“所以呢?”


“您希望皇帝陛下回来的时候看见您变了个人嘛?”山姆额头的青筋突突的跳着疼,詹姆斯近日还有的异常便是忽然开始依赖这些小食,糖酥、坚果、蜜饯等等甜腻的少女和孩童会喜欢的东西,皇后变成了奇怪的甜食爱好者,为了方便詹姆斯进食,忠诚的形影不离的近卫长官便成了御用端盘师。

 

“他要怎么想是他的事。”詹姆斯说着,拿起了第二块酥糖。


其实山姆的担心有点多余,虽然詹姆斯近日吃的东西比往日多了一倍,然而他并未见丰腴,反而还清减了一些,劳心劳神对身体消耗不比动用拳脚来的少。


近卫长官沉默下去,令詹姆斯可以专心手头的事,然而安静不到片刻,宫门外便传来一片嘈杂,有禁卫军无力的阻拦者来人,看上去是不方便动武,“大人,请大人们待我通传……”


这样的情景似曾相识,果然接下来,十元老便和宰相一同闯了进来。


“陛下!”在詹姆斯发作之前,这些颤颤巍巍的老者一齐跪下来,“王军在叶城遭遇伏击,皇帝陛下……皇帝陛下战死沙场了!”


詹姆斯的所有想法在一瞬间空白起来,他没有感觉悲伤,而是感受到一种不可理喻的怒气,“你们在说什么?”


“陛下保重,皇帝陛下确实已经……”宰相露出悲伤的神情,“请您节哀,哪怕不为了史蒂文陛下,也要为了皇储考虑。”


“什么?”詹姆斯真的感觉自己在和一群疯子说话,然而宰相的神情却无比认真。


“您怀孕了,陛下。”


------------------------

感觉可以开个盘,猜一猜吧唧是真揣包子还是假揣包子,老皮为啥这么笃定


评论 ( 32 )
热度 ( 230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