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狮子与白蔷薇 31(架空中世纪AU)

私房夜话

------------------------

31.

这种感觉太奇怪了——被一个“幽灵”亲吻。


在詹姆斯发出那样的诘问之后他就被亲吻了,嘴唇的触感很真实,奥西莱恩的冬天气候干燥,亲吻他的那片嘴唇就带着这样的干燥,詹姆斯感觉皇帝的下唇角有着一道细小的裂纹,是的,他连这样微小的细节都感受到了,由这道裂纹他展开了联想,他想到了北境的霜雪。詹姆斯的睫毛颤了颤,他伸出舌尖舔舐过那道裂纹,就像舔舐过伤痕一样,如之前一般,他什么都没有接触到。


詹姆斯没有感觉,而那个吻着他的人,奥西莱恩的皇帝陛下却像被雷电击中一般抬起了面孔,脸上的欣悦中还包含了许多詹姆斯无法理解的懊恼和自责,他轻咳一声,不知道是在掩盖什么,然后无奈地笑了,说:“不,巴基,我没有死。”


这是一段有些复杂和冗长的解释,史蒂夫扶起了詹姆斯,还贴心的为他弹松了垫腰的枕头——詹姆斯想过拒绝,但他拿这个他触碰不到的人没办法。史蒂夫在那样放肆地吻过他之后才想起来了安全距离,在詹姆斯眼神的注视下乖乖坐回了床沿。


“具体的情况我也不是很理解,但提供了旺达需要的东西之后我就找到了你。”史蒂夫很耐心地说完这一切,他的目光始终不肯离开詹姆斯,似乎只要眨眼的频率再高一些,这个人又将消失不见。


“为什么你的血和我身上的东西有关?”听完这个有些荒诞和奇幻的解释,詹姆斯皱着眉问出了第一个问题,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下意识的将藏在被子里的手掌贴上了自己的小腹,然而又迅速地移开了,他不喜欢用“东西”来界定“他”。


史蒂夫犹豫了一下,詹姆斯保证他从皇帝这张方正无虞的面孔上看到了一种名为“羞赧”的情绪。史蒂夫又咳嗽了一声,再这样咳下去他的好嗓子都要咳出一点莫须有的炎症了,他回答:“是项链。”


史蒂夫的目光落在詹姆斯的颈项,这才引导起皇后的记忆,古银缠绕的红色宝石制成的项链,皇帝在出征之日亲自为他佩戴,出于一些并不复杂但懒于解释的原因,它一直留在詹姆斯的身上,这只是一件饰物,没有人对它的存在上心。


“这块石头叫做狮心石,最早是先主莱恩大帝送给皇后奥西莉亚的求婚礼物,大帝在石头上留下自己的心口之血,向出身异族的皇后盟誓钟情不二,”说出口后史蒂夫便不再感到羞赧,他注视詹姆斯的目光温柔缱绻,一字一句的说到,“它代表了,狮子的心。”


詹姆斯愣了愣,那块垂在他胸口,总是带着宜人暖意的宝石不知道怎么的,这会儿还有些烫人。


“我可以感受到它一直在你身边,你的危难和脱险,谢天谢地,在你失踪之后它令我坚信你还活着,”史蒂夫观察着詹姆斯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如果你不喜欢这种关联,我也可以…….”


他的假设没有说完。詹姆斯忽然伸出了手,右手的食指靠近史蒂夫的心口,悬在真正触碰的距离停住了。


“你也这么做了?”詹姆斯没头没尾地问。


史蒂夫一愣,因为明白而苦笑,“是不是有点傻?”


他准备好了面对批评或沉默,然而接下来的场景是他不曾料想的。


詹姆斯笑了,嘴角向上扬起,眼睛微微眯着,眼尾的纹路荡漾开来,带着令人欢愉的感染力,一如油画里少年王子,他说:“傻透了。”


这个笑容只持续了很短的一瞬,却足够史蒂夫记忆一辈子。


他的巴基笑了,他的巴基对他笑了!


史蒂夫低头笑出了声,脸庞明媚得像是大雨之后拧干了水的太阳。詹姆斯被他的笑弄得有那么一点后悔自己的一时松懈,但同时,他又约束不了自己那颗像微风吹过羽毛一样升腾的心。


似乎是为了挽回颜面,詹姆斯停在史蒂夫身前的手继续向前,没有意外的,他穿过了皇帝的身体,除了空气和炉火的热气什么也没有感受到。


“你是虚幻的,你不在这里。”詹姆斯这样说,有些像叹息。


史蒂夫不笑了,他握住了詹姆斯的那只手,那只手是温暖的,他将那只手拉到唇边,仔细地亲吻每一根手指,说:“但这一切是真实的,现在我知道你在哪儿,我会接你回去。”


詹姆斯纵容了他的吻,毕竟他没办法战胜一个“幽灵”,他想到了另一件事,这让他不如史蒂夫般乐观。


詹姆斯用余下的那只手掀开了身上的被子,他穿着的那件丝麻睡袍柔软地散在床上,勾勒出清晰的身体线条,小腹处的隆起尤其。


史蒂夫愣愣地看着他做这些,詹姆斯避开他的目光别过脸去,说:“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史蒂夫不知道今夜他的心脏究竟要比平常多跳动多少次,他感觉位于左边胸膛的这个用于维持生命的器官已经要从他的体内蹦跶着脱离,又或者蹦跶着爆炸了。


“我们的……我们的……我们的……”他重复了很多遍这个单词,却没办法把它组织成语句,这是他第一次见到“他”,彼时重逢詹姆斯的喜悦战胜了一切,他没有贪心地去想念那么多,但现在他见到“他”了,疯长的情绪再也无法隐藏。


“当然是我们的,”詹姆斯瞪着眼睛,露出他惯有的,不太开心的表情,“我觉得这件事需要公正些,怎么对待我可以听取你的意见……”


他再一次被亲吻了,不,是很多次,史蒂夫的一只手搂着他的肩膀,另一只手悬在他的腹部上方,好几次想要落下,却又畏惧着不敢真正这样做,询问着:“我可以?可以吗?”


詹姆斯在心里冷笑,就好像他能拒绝一样,吻的时候没有询问,这时候来做什么正人君子。他在心里这么给皇帝盖棺定罪,说出口来却只留下了一个气势全无的,轻轻的,“嗯。”


史蒂夫的掌心落在他的腹部,力道又轻又柔,弄得他甚至有些痒。


詹姆斯缩了缩脖子,看着史蒂夫兴奋得发红的面孔放弃了叫他停下的想法,而是用一种尽量不要显得像是鼓励的语气对皇帝说:“你不会伤到‘他’。”


“是吗?”史蒂夫又确认了一遍,他皱了一下眉头,尝试加重了一点点的力道。


好了,更痒了……


詹姆斯无可奈何地选择了放松自己,不要去想那只作乱的手,有那么一刻他感觉自己像是很多贵族们都喜爱圈养的那些毛乎乎的小动物,摊着肚皮任人抚摸。这个想法令他浑身不自在,但他看了看史蒂夫开心得像个三岁小男孩似的侧脸,心里又释然了。


小动物和小男孩,在不光彩程度上算扯平了。


他适才在心里给自己找好了听之任之的理由,史蒂夫却忽然俯下身,隔着睡袍的衣料吻在了他的小腹上。


詹姆斯像被戳了肚皮的猫一样惊了一下,史蒂夫侧过头,自下而上地仰视着他,忽然说:“我爱你。”


詹姆斯几乎以为自己产生了幻听,他像是没有听懂史蒂夫的话,那简单的三个单词,他不知道何时开始他的奥西莱恩语已经这样差了。


“我……”詹姆斯只说了一个音节就没办法继续下去,这时候说什么好像都不对。


史蒂夫被他的反应逗笑了,笑容带着某种满足,忽然变得善解人意起来,“不着急,只是我想让你知道而已。”


皇帝为他把掀开的被子盖好,并且理所应当地给自己留了个位置,像在奥西莱恩的寝宫一样自在,“已经很晚了,早点睡吧。”


“你不走?”詹姆斯脱口而出。


史蒂夫躺在被子里看他,模样有点委屈,“你想我走?”


“不……”詹姆斯第二次脱口而出,说完他才意识到自己回答了什么,但这时候改口和解释都更加不合时宜了,他只能说,“别人看见你怎么办?”


史蒂夫笑了,“别想那么多。”


詹姆斯坚持坐了一会儿,史蒂夫却好像已经心无旁骛地睡去,没办法,他只好也躺下来,在他躺下来的时候,“睡着”的史蒂夫的手便轻轻绕过了他的腰腹,让他深刻地感觉这是个陷阱。


炉火缓慢的烧着,房间里安静了很久,久到詹姆斯真的要睡着了,有人轻声说。


“我一定会把你和‘他’都平安接回家。”

“…….好。”

 

“你不会做什么傻事吧?”

“……不会。”

“不会?”

“不会!”


史蒂夫承诺了,这次他真的准备睡了。詹姆斯也闭上眼睛,他原以为经历了一个这么离奇的夜晚他将无心睡眠,但那个倚靠着他的“幽灵”真的很暖和,暖和得带来倦意。明日事明日毕,詹姆斯呼出一口气。


坠入梦乡。

-----------------

新坑预备中

 


评论 ( 20 )
热度 ( 247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