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All I ask of you 别无所求 04(音乐剧AU)

跟着桃总学撩汉。

-------------------------------------------------

4. Angel of music

 

Sebastian坐在Chris Evans家的沙发上,不安的扯着衣服下摆的一个小标签,他完全不记得自己是如何上了Chris的车,每次见到Chris Evans他都头脑空白,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坐在这里了。唯一能回想起来的,大概是看见Chris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Sebastian心底莫名生出的一丝庆幸,毕竟这至少能证明Chris没有接受Allen的示好,只是他没有深思自己究竟是为谁庆幸。

 

Chris端着一杯威士忌和一杯茶走进客厅,Sebastian立刻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下意识的伸手去接他手里的杯子。

 

Chris避开了Sebastian的手,把那杯茶摆在Sebastian面前的茶几上。

 

“小心烫。”

 

Sebastian讪讪的收回手,站在原地感觉自己的四肢无处安放,Chris在旁边的单人沙发上坐下,目光正好落在了Sebastian衣服的下摆上,小孩大概不知道,那里已经被他自己抠出了一个洞。

 

Chris喝了一口威士忌来掩饰自已的笑意,然后实在看不下去Sebastian的宕机,出言提醒:“Sebastian,你站着不累吗?”

 

于是Sebastian匆忙坐下,把目光集中在那杯漂浮着他从来没见过的物体的茶上,那杯茶悠悠的往外冒着热气,散发出一种清淡的药香。

 

“吹一吹,慢慢喝下去。”Chris如是说。

 

Sebastian乖乖的把脑袋凑过去吹凉那杯茶,吹一吹就用食指碰一碰杯壁试试温度,但迟迟没有喝。

 

Chris大概也看出了Sebastian的犹豫,出言解释:“罗汉果茶,从中国带回的方子,对嗓子有益。”

 

Sebastian忽然感到一阵愧疚,好像他故意用猜疑伤害了别人的一片好意,其实Sebastian从小就有点缺乏防范心,并且十分在意别人的感受,他总是认为世界上没那么多坏人,母亲告诉他这是一种善良,只要他感觉快乐,没有必要去刻意改变,但正是因为Sebastian的毫无防备,他才会被Faiman轻易的哄骗,令自己陷入绝境。面前的这杯茶也是,因为泡茶的人是Chris Evans,他吃过这男人的亏,所以难免害怕。

 

Sebastian弥补愧疚的方式很简单,他把那杯茶端起来喝了一大口,药香、茶香混合着一种奇异的甘甜顺着他的喉咙一直暖到了胃里,于是Sebastian诚心诚意的赞美:“很好喝。”

 

Sebastian喝茶的时候微微扬起了下巴,Chris的目光在他滚动的喉结上打了个转,Sebastian的称赞又让他露出了一个微笑:“以后上火、刺激性的东西都要忌口,润喉茶要常喝,你既然想入这行,就要先照顾好自己的嗓子。”

 

Sebastian被他说得一愣一愣的,只能点头,如果他们足够熟络的话他大概会大声抱怨Chris的惨无人道,又或者他们只是普通朋友,Sebastian也会告诉Chris别说泡了,他连这茶里的东西都没见过,要上哪儿喝去,可惜他们既不亲密也不相识。

 

Chris守着Sebastian把茶喝完,也把手里的威士忌放下,变换了一个舒适的坐姿。

 

“我们开始吧,从正序Raoul第一次出场加入的《Think of me》开始唱给我听,抱歉我手边没有歌词本,我想你应该能记住?”

 

Sebastian有些跟不上Chris跳跃的思维,握着个空杯子睁大了眼睛发呆。

 

Chris看着他的模样忍不住又微笑了一下:“我想听你唱歌,Sebastian.”

 

Sebastian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表情,他紧张焦虑了半天,结果ChrisEvans大晚上的把他拐到家里来,是为了让他唱个小曲解闷?这项服务Allen不也能提供吗?他还能做得更好呢!Sebastian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想起了Allen,这男演员的身影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Chris用他的睫毛叹了一口气,他打断了Sebastian的神游:“你要成为一个音乐剧演员,Seb,没有练习是不可能的。”

 

接着忽然又摆出了他的剥削阶级权威脸:“现在,开始。”

 

不得不说这个表情和语气对Sebastian的作用更大,他甚至没有注意到Chris改变的称呼,立即便乖乖的站了起来,清了清嗓子,唱到:“Can it be,Can it be Christine…”

 

Chris看着他,没什么表情,摇头:“重来。”

 

Sebastian的声音颤抖了一下,他深吸了一口气,调整好自己的状态,第二次开口:“Can it be,Can it be Christine…”

 

Chris还是摇头:“重来。”

 

这回Sebastian连口都不敢开了,只是又开始揪衣服上的小洞,心里既尴尬又委屈。

 

Chris几不可闻的叹了一口气,他向Sebastian伸出一只手:“过来。”

 

Sebastian脸上的血色迅速褪去,他清楚记得上一次Chris这样向他伸出手之后发生了什么。这一次Chris没有照顾Sebastian的情绪,而是十分强势的往前移动了一下身体,握住Sebastian的手腕把他拉到面前,Sebastian在Chris的控制下被迫弯起膝盖,令身体保持了一个可以与Chris四目相对的高度。

 

Chris的手指轻柔的拨弄着Sebastian卷曲的发尾,他看着Sebastian,仿佛看着失而复得的珍宝和上帝的礼物:“我们相遇在1862年的夏天,巴黎郊外,白色的庄园、薰衣草和麦田……”

 

Sebastian为他的话语而迷惑,但是他很快便明白了,Chris所说的“我们”并不真的是他们,而是剧中的Raoul和Christine,Chris的声音仿佛有魔力一般,在他叙述里,Sebastian仿佛真的看见了那座位于巴黎郊外的白色庄园,听到风吹过金色麦浪的声音,嗅到薰衣草的馥郁香甜。

 

“院子里有一棵梧桐树,我随父亲拜访戴耶先生,在那棵树下我看见你,隔着梧桐树的影子,我喜欢你如此静静地站立在你携带着的光的强度里。”

 

“我们藏在阁楼里,演出誓言、审判或分离,戴耶先生的小提琴在楼下吟唱悠扬的乐曲;洋娃娃、小精灵和谜语,什么才能让你欣喜?北欧神话中的海盗最终会不会回到陆地?如果你心爱的红围巾落进池塘,也不要着急,因为在你哭泣之前,我一定让它回到你手里。”

 

“七年前的冬天我失去了你,杳无音讯,不留痕迹,所以……”Chris轻轻的抬起Sebastian的下巴,露出一点温柔得令人心碎的笑容“能再遇见你,仿佛是我生命的奇迹。”

 

Sebastian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跪坐在地,他失神的看着Chris的蓝眼睛,眼前仿佛出现了一个金发的少年,少年从池塘的水面探出头来,高举的手臂挥舞着一条红色的围巾,他游到岸边来,浑身湿透,却先把围巾递给了岸边的人,那是……

 

Sebastian的手轻轻扶上Chris的膝盖,他需要微微仰头才能看着对方的脸。

 

“Can it be?Canit be Christine?”

 

他欣喜着,试探着,宛如少年的音色,还保持着发音的小习惯,“Christine”的尾音含糊不清。

 

“Long ago, it seems so long ago,

(遥远以前,似乎很遥远以前)

how young and innocent we were.

(我们当时多么年少天真)”

 

他缓缓直起上身,慢慢靠近了Chris,在白炽灯的光线下,他的眼睛是晶莹的灰绿色。

 

“She may not remember me, but I rememberher.

(她或许不记得我,但我记得她)”

 

最后一个单词唱完,Sebastian依旧保持着这个凝视着Chris的姿势,在他开口之后,对方的脸上便不再有情绪起伏,蓝眼睛专注的记录下了Sebastian的每一个动作,却又没有任何的表示,Sebastian实在看不透Chris在想什么。

 

Chris看着Sebastian的眼睛,慢慢伸手抬起了他的下巴,手心摩擦过那个细小的弧度,然后俯下身,露出了一个赞许的笑容。

 

“Bravo.”

 

和之前的那个笑容不一样,那个笑容是Raoul给Christine的,而这一个,是Chris给Sebastian的,Sebastian显然很清楚两者之间的区别,于是在看到这个笑容之后,Sebastian忍不住微微低下头,在Chris的手心里扬起了嘴角,这是他在Chris Evans面前露出的第一个微笑。

 

Sebastian和Chris Evans的关系开始变得十分微妙,那个夜晚结束之后他在Chris的床上醒来,不要误会,他们什么也没有发生,虽然Sebastian的第一反应也是检查自己,但其实除了身上被换上了一件略显宽松的睡衣之外他并没有感觉到任何身体上的不适,尽管如此他还是无可避免的揪着睡衣的领子红了脸,傻子也知道这衣服属于谁。Sebastian昨晚唱完了《歌剧魅影》的全剧音乐,之后Chris又去给他泡了一杯茶,在等待的时间里Sebastian就窝在沙发上睡着了,当然,睡着了的人是不会自己换衣服并且跑到床上来的。

 

时间还很早,为了适应各种随时变换的工作和兼职,Sebastian的睡眠一向又短又浅,这也是他的黑眼圈根深蒂固的原因,但他醒来的时候Chris已经不在床上了,对,这是一张双人床,旁边的枕头上明显有一个凹陷,证明它曾经被人使用过。

 

Sebastian从床上下来去寻找Chris,他想去取回自己的衣服,现在出门的话他大概还能赶得上便利店的早班。Chris的卧室很大,休息区域的外围还连接着书房,Sebastian在那里找到了他。

 

Chris坐在书桌前阅读一份文件,间或用钢笔在上面做着批注,完全没有发现Sebastian的到来,晨曦的微光落在他低垂的眼睫上,Sebastian不得不承认,即使是在男性的视角,Chris都非常迷人,Sebastian走近他,清了清嗓子提醒Chris自己的到来。

 

Chris听见响动,抬头看他:“早。”

 

“早……”Sebastian的感觉十分奇妙,经过一个晚上他们就变成可以互道早安的关系了吗?

 

Chris的目光落在Sebastian眼底的乌青上,问:“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我早上还有兼职……”Sebastian这样回答着,不知道为何就有些心虚,他想起来Chris好像并不赞成他的那些工作。

 

Chris没有表现出明显的不悦,但还是用一种非常专业的语气告诉Sebastian:“Sebastian,人的精力是有限的,你不能在想做好一件事的同时让其他的事情占用你过多的时间。”

 

“可是……”Sebastian想争辩,梦想这种东西是留给能吃饱饭的人的。

 

Chris打断了他:“我会支付你薪水。”

 

“哈?”

 

Chris继续说:“是我占用了你的时间,所以我会支付你等同于那份工作的薪水,别拒绝,这是你应得的。”

 

Sebastian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所有能说的都被Chris说完了,两人之间一时无言,Sebastian害怕这种尴尬,为了打破它,他的目光落在了Chris手中的文件上,那好像是一份乐谱,Sebastian有些好奇:“嗯……您在看什么?”

 

Chris注意到Sebastian的目光,只是迅速的把文件夹合上:“没什么。”

 

他的反应让这种尴尬更深了,Sebastian开始反思自己的逾距,就因为Chris对他的态度稍微好了一些,他就开始过问对方的公事了吗?

Sebastian想起Chris说要支付他薪水的事情,只好又问:“那您需要我做什么吗?”

 

这一次Chris的回答很快,他看了一眼腕表,对Sebastian说:“回去睡觉。”

 

于是从那一天开始,Sebastian和Chris的奇妙关系就莫名奇妙的持续了下来,Chris帮Sebastian请了几位老师,负责教导他的礼仪、文学和历史,却唯独没有音乐,Chris解释说百老汇从来不缺乏技术高超的歌者,但Sebastian的优势远不只此,在唱功能保证的前提下,他需要丰富的是其他的东西,而且他能做的很好。下午的时候Chris会开车送Sebastian去剧院排练,提前一个街角让他下车,所以没有人知道他们的秘密关系,Sebastian依旧扮演着他的士兵或是猴子;晚上Chris会把他接回去,那时候他又变成Raoul子爵,只为Chris一个人歌唱。开始Sebastian还坚持晚上在Chris家的“特别演出”结束后回到自己的小公寓,但几次从Chris床上醒来后也就放弃了。

 

反正也什么都没发生,Sebastian自暴自弃的想。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小半个月,两人相安无事,这一日,Chris照例送Sebastian去排练,Sebastian从车上下来,快要走到剧院门口的时候接到了一个电话。

 

“你好Stan先生,关于你母亲的病情,我们有些问题要与你详谈……”


----------------------------------------------------



被摸下巴的包,请自行脑补手是桃。


评论 ( 19 )
热度 ( 136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