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vanstan】All I ask of you 别无所求 08(音乐剧AU)

感觉这章可以叫做“我的Sebby为什么这么可爱“和”我的Chris为什么这么帅“......

------------------------------------

8.The Phantom of the Opera

 

“Sebastian,Sebastian…”

 

Luna连叫了几声Sebastian才反应过来,他最近老是容易走神,很多时候他都没在想什么,只是单纯的放空,有时候他会莫名其妙的微笑,笑完之后又容易陷入漫长的自责,这些矛盾又诡异的行径都源于那个夜晚Chris的几句话语,它们给了Sebastian一个他不敢深思的危险暗示,在他兀自纠结的时候,罪魁祸首Chris Evans好像并没有打算为自己的言行负责,在Sebastian的不知所措中他选择了沉默。Sebastian珍惜Chris给他的自由空间,同时又为他一些时候的过分民主而着恼,非要让Sebastian自己想清楚吗?万一他思考的方向从开始就不对怎么办,那可太尴尬了。

 

Luna看着Sebastian情绪丰富的脸,没忍住笑了,以一种过来人的口吻问道:“Sebastian,你是不是恋爱了?”

 

Sebastian的反应就像是被人踩了尾巴的猫,他慌忙否认:“没有,你不要误会。”

 

Luna对着梳妆镜补了补粉,失笑:“你才是,说这样的话会让女孩子误会的。”

 

“误会什么?”Sebastian一脸茫然。

 

Luna放下手里的的粉扑,转过身来,一脸被萌到了无奈:“误会你喜欢我啊。”

 

“你非常美,”Sebastian看着Luna,眼神真挚“我会羡慕能得到你青睐的人,他一定十分幸运。”

 

Luna捂着脸呻吟:“天呐Sebastian,我终于明白Daisy她们为什么说你甜蜜了,你这样姑娘们会疯掉的,而且,而且你居然还一脸的毫不自知。”

 

Sebastian被她东拼西凑想到哪儿说到哪儿的一段话绕的有点迷糊,但还是感受到了赞美,回报以一个微笑。

 

Luna也笑,忽然又有些叹息:“说真的,我倒真的希望你可以饰演我的Raoul,比起Adrian来你可不差什么,甚至在某些方面要好多了。”

 

Adrian是Allen的姓氏,自从上次Allen当着Luna的面向Chris示好开始她就对他充满了反感,Luna看不惯Allen的唯利是图,Allen也不屑于Luna的自恃清高,两人在台下从不说话,光是提起Allen的名字Luna都能不适半天,但上了台他们却还要演出缠绵悱恻的爱情。

 

“我听过你的试唱带,抛开那些微不足道的技巧问题,我是Christine我一定跟你走,”Luna说,又换了一副嫌弃的面孔“至于Adrian,你不知道每次排演他对我唱《All I ask of you》的时候,我简直像吞了苍蝇一样恶心。”

 

Sebastian含含糊糊的答应几句,心里却在想,Allen那还只是献媚未遂,要是Luna知道他和Chris床单都滚过几次了得是个什么表情。

 

Luna结束了抱怨,心情畅快许多:“不说这些了,打起精神来,今晚可是一场恶战!”

 

Luna所说的恶战是他们剧院的首演,一个多月的排练终于要在今天被验收成果了。剧院上下从清晨开始就忙碌的兵荒马乱,服装、道具、灯光在进行反复确认,演员上午被安排一次走位,下午被安排一次带妆走位,主演们还好,身兼数职的Sebastian在他的士兵马甲和猴子套装之间折腾出一身汗来,还因为被Chris惯得娇气起来的生物钟而有些头昏脑涨。

 

Sebastian把帮助伴舞女孩们搬过来的芭蕾舞鞋摆放好,和Luna告别后返回自己的群演化妆间,仔细的穿上他的波斯猴子外套,回到侧台候场。他才刚到自己的岗位不久,就看见Faiman和其他几位剧院高层向舞台走来了,Faiman的一脸的春风满面,这表情Sebastian再熟悉不过了,往后看去,Sebastian果然在人群中发现了Chris的身影。

 

Faiman一面引导着Chris走上舞台一面对所有的演员说:“诸位!请诸位到台上集合一下!”

 

Sebastian跟着大部队挤上了舞台,他站在《哑仆》一幕的几个歌剧演员身后,期望他们高耸如云的假发能为他提供掩护。猴子装,挺好的,Sebastian自暴自弃的想,Chris真会挑时间,再早五分钟Sebastian都还能穿着士兵的红制服接受Evans先生的检阅,他现在的心态有点类似于被家长查看成绩单时的学生,他不是年级前十,而是班级倒数的那种紧张感,他并不怎么害怕责骂或挨打,而是害怕令对方失望。

 

Faiman向Chris介绍台上的主演们:“Jason Burr,饰演Phantom,Luna Leigh,我们的女主角Christine,剧院的签约演员……”

 

Chris礼貌的与他们一一握手,介绍到此Faiman发现了不对,众人都在舞台集合,饰演Raoul的Allen此时却不在台上。Faiman有些恼怒,他低声催促剧务去后台叫人,先跳过Raoul的角色介绍其他人,好在Chris对这个顺序似乎也并不上心。

 

终于台上的主要演员都要介绍完了,却依然不见Allen的身影,Faiman紧张的不停说话,有种不祥的预感渐渐涌上心头,他看见剧务满头大汗的从后台跑来,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要糟。

 

“Allen…Allen说他身体不适,不演了……”剧务上气不接下气的说完这句话。

 

Faiman憋得脸色通红,差点就要爆粗,想起Chris在场又生生咽了回去:“……他说不演就不演了?把他叫出来!”

 

“来不及了,他已经走了,”剧务手里握着一张纸条,递给Faiman看“就留了张字条……”

 

Faiman没接他手里的字条,语气生硬:“我不管你们去外面拉也好抢也好,今天晚上台上必须站着一个Raoul!”

 

Chris看着这突如其来的闹剧,语气淡淡的问:“没有安排B角吗?”

 

Faiman勉强笑了一下:“让您见笑了,这也不是什么新戏,从一开始演员就定好了,所以没有安排B角,是我疏忽了。”

 

“那真是麻烦,”Chris的眼神貌似无意的在人群中略过“不过你说得对,这不是新戏,熟悉Raoul的演员应该好找。”

 

Faiman苦笑:“是……可惜磨合也需要时间,我们自己的演员都得各司其职……”

 

话聊及此,其他的演员也从一开始的骚动中平息下来了,Luna听着他们的对话,忽然灵光一现,没有多想就开口了。

 

“Sebastian可以唱。”

 

Faiman一瞬间有点没反应过来:“谁?”

 

被点到名的Sebastian同样茫然,身旁其他演员的目光同时集中在他身上,歌剧演员们让了一步,这下假发都拯救不了他了,Sebastian暴露在Chris的视线里,对方的目光在他的小猴子衣服上打了个转,然后略微的一挑眉,露出一些兴趣盎然的神色,Sebastian强制性松了口气,催眠自己,至少对方没有表现出失望来,他看上去可能还好。

 

Faiman也看到了Sebastian,露出几分恍然大悟后的轻慢神色来:“他不……”

 

他的话噎在了喉咙里,因为此时Chris开始行动了,他直径向Sebastian走过去,注视着有些害羞的小孩,一本正经的说:“Stan先生饰演的Raoul,我十分期待。”

 

Sebastian为Chris刻意演出的不熟有些好笑,同时也激起了一些好胜心,他大大方方的把他毛茸茸的小猴子手掌伸出去和Chris相握:“多谢Evans先生赏识。”

 

台上唯一知道他二人关系的只有Faiman,并且他知道的还不全面,他只以为Sebastian又交了好运,二次吸引了Chris的注意,在心里掂量了一下剧院发展的长远利益和一场演出的成功的重量之后他有了决定,并且他仔细回忆了一下,Sebastian唱歌,好像也并不难听。

 

Faiman微笑:“那就请Evans先生今晚来一同欣赏吧,诸位请行动起来,我们还有一点时间让新‘子爵’熟悉一下走位。”

 

演员们应声散去,Faiman前去引导Chris下台,Sebastian则瞬间就被化妆师、服装师和道具师一起包围了,Luna找准时机挤到他身边,笑眯眯的问:“怎么样?我是不是你的幸运星?”

 

Sebastian悄悄往Chris离开的方向看了一眼,扭过头咬着嘴唇笑了,他回看Luna。

 

“恩。”

 

 

Sebastian看着镜中的自己,他已经上好了妆,身上穿着Raoul观赏歌剧时的黑色燕尾服,搭配白色衬衣和香槟色马甲,他调整了一下耳麦的弧度,感觉依旧有点不真实。

 

有人敲响了化妆间的门,Sebastian心底隐约知道来人会是谁,他应答:“请进。”

 

Chris推门而入,并反手将门带上了,他的手里拿着个黑色布袋,Sebastian坐在椅子上看他,姿态是个标准的好学生。

 

Chris对他的新造型评价到:“我比较欣赏小猴子。”

 

Sebastian泄气:“那Evans先生为什么还要干预我的工作?”

 

Chris走近他,把手中的布袋打开摆在Sebastian面前的桌子上,那里面是个保温杯,他说:“你的幽默感呢,Sebby?”

 

Sebastian又闹了个脸红,他对Chris低声叫他昵称的举动真的招架无力,然后他忽然想到:“Allen的事情是你安排的吗?”

 

Chris有些想叹气:“这些事情你不需要操心。”

 

Sebastian想了想,犹犹豫豫的问:“他还活着吗?”

 

Chris几乎要败给他了:“在你脑海里我是什么人?黑社会流氓吗?”

 

不,你至少是老大级别的,Sebastian腹诽,并没有敢说出口。他只是叹息,很认真的说:“你不该帮我拿下这个角色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会搞砸他然后害的所有人的努力付诸东流。”

 

Chris听完他的话,并没有着急反驳,而是走到了Sebastian的椅背后,双手扶在Sebastian的肩头,令他转身直视着镜子里两人的身影,在同样穿着黑色西装的Chris身前,两人重叠的身影仿佛融合在一起,Sebastian被装饰的如此俊秀,即便在Chris面前也丝毫不逊色,两人之间没有差距也没有争抢,反而是一种奇妙的和谐。

 

“看看你自己,你已经准备好了,比其他任何人准备的都要好,”Chris微笑,弯腰亲吻了Sebastian的头发“你是我最优秀的Raoul。”

 

Sebastian回头看着Chris,抿着嘴唇笑了,眼睛漂亮的像春风和雨水,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将一个精巧坚硬的物什握在手心里捧到Chris面前。

 

“介意替我戴上吗?”

 

金色的蝴蝶在他的掌心闪耀自己的翅膀。

 

Chris愣了一下,继而微笑。

 

“乐意之至。”

 

Chris动作轻柔的将那枚领针别在Sebastian的领口,又为他抚平了衣领的褶皱,最后看了看他优秀的小孩。

 

“我坐在5号包厢。”

 

Sebastian坐在镜前看着Chris离去,他打开Chris带来的保温杯,罗汉果的药香与茶香氤氲成缥缈的水汽,门扉开启的瞬间,外面的音乐充满了小小的化妆间,管风琴的神秘和铜管乐器的宏伟辉映着提琴的悠扬——歌剧魅影序曲,于是在这香气与音符之间,Chris渐行渐远。

 

宛如歌剧院的幽灵,令Sebastian移不开视线。


评论 ( 11 )
热度 ( 120 )

© 白水繞冬城 | Powered by LOFTER